【喻黃】小王子 楔子

小王子!!

雨浥輕塵:

#向世界名著《小王子》及其作者 聖修伯里致敬。




#我居然開坑了,作死的前奏來著。




#獻給一輩子的摯友菜菜,等你的圖(x





00.




喻文州住的G210星球,說大不大,說小也不小。





如果是用散步的速度,大約五分鐘就能繞這個星球走一圈。喻文州住在星球一面的一幢紅磚小屋裡,屋外往四面八方望去是漫無邊際的原野,G210星球沒有太多的種子來訪,最常見的植物便只有門前柔軟得像張綠色毯子的草原,所以喻文州很享受每天早上梳理星球的時光。雖然必須一一檢查和拔除危害星球的猴麵包樹芽,但也會在途中發現其他第一次見過的小芽。總有種原來還沒被這個宇宙遺忘或放棄的欣喜呢。




喻文州每回這麼想時嘴角都會不自覺地上揚,他自己不知道、早晨的陽光照在他微笑的側臉上時,特別的美。




喻文州的紅磚屋裡沒有太多東西,普通的廚房普通的客廳普通的臥室,唯一不普通的大概是書房比任何房間都大,不過最特別的地方,要屬他每間房的牆。喻文州在牆上掛了很多幅畫__都是他本人的作品。而從清一色的內容能看的出來,喻文州喜歡晨曦,尤其喜歡星辰在天還濛濛亮時猶自散發的光芒。雖然只要他想看,站在庭院往後挪個幾步就得了,但喻文州還是對此百看不厭,每當他不開心的時候便會看上一陣子的日出,之後就能像新陳代謝過般,樣重新整頓好心情。




星球另一半面積是一大片小麥田,喻文州遠遠看過B706星球上的男人磨小麥做了很多麵包啊蛋糕的給家裡孩子們吃。屋裡柔和的橘黃色燈光在夜晚中,感覺特別溫暖,嘻笑和細細交談的聲音不時傳來,嗯…很溫馨呢。




喻文州偶爾會依樣畫葫蘆地自己做一些點心,但大多數時間他只能做些麵食了事,因為H529星球牛奶宅配的喜鵲實在不太靠譜,常常剛放下牛奶一轉身要離開就碰倒了玻璃瓶,要不就是飛的太累降落得太猛把牛奶灑了一地。不過喻文州倒是從來沒有生氣,只會哭笑不得的摸摸喜鵲的頭,再給上幾塊小麵包屑,算是慰勞慰勞遠道而來的客人。




其實一方面是因為喻文州知道,自己的星球離H529確實有點距離,也真是著實累壞了這些小鳥兒們;另一方面嘛,看看喻文州輕撫喜鵲的眼神吧。





那夾雜著欽佩和羨慕、卻又帶著一絲苦澀的目光。





喻文州,從來沒有離開G210過。





他知道其他星球上有很多人都是跳躍者__又或許用他比較喜歡的說法,旅行者__也有聽說過幾個常見的星球跳躍方法。像是喜鵲搭橋啊溜索啊候鳥啊,可是喜鵲生意已經被H529的葉修承包了、溜索也要去申請才能有固定好的繩子、候鳥只適合要去某個地方待上長時間的人,也得事先弄清楚各種候鳥的路線和遷徙時間的規律。而且,畢竟都只是聽說,喻文州原本就是謹慎的人,這些道聽塗說又不完整的方式想當然是一項也沒有試過。




更何況其實他也不曉得自己能去哪裡。




打從有記憶以來喻文州就在G210上生活,起床,梳理自己梳理星球,做些點心,偶爾畫張畫,看看新的小芽萌發或埋葬凋零的枯枝,然後,想想自己還能再做什麼。喻文州實在不曉得自己生存的意義是什麼,他真的不想要再一天一天渾渾噩噩的浪費自己的生命,他想做點什麼__但他能做什麼?有時候他真的很迷惘,自己到底為什麼會存在?自己的存在是有意義的嗎?如果有,為什麼上天又要讓自己孤獨一人?喻文州總是一面想著一面坐在門前的草地上,挪著座位反覆看著頭頂的晨星。臉上仍是笑著的_並不是為了裝給誰看,只是希望自己笑著笑著可以弄假成真的開心起來。




喻文州往往笑得很寂寞很寂寞。




直到那一天。




「We are born to be waiting for.」




這句話在早晨的例行梳理星球時間,傳進了喻文州的耳膜。




喻文州一個人活過了這麼長的無聊歲月,各星球語言都有鑽研,特別是英語十分熟練。況且只短短的一句話,文法也簡單,並不難翻譯出意思來。




我們生來,便被等待著。




所以說,一定會有人在世界的某個角落,正等待著我們?喻文州一面想著一面朝聲音的方向轉過頭,和屋子轉角的一朵從沒見過的花四目相對。




玫瑰在陽光下,朝他淺淺一笑。




-TBC-



給黃少天的一封信

第一次看見你,只覺得這機會主義者真話嘮,卻沒想到在往後的日子裏,你就是我的小宇宙。
8/10你的生日。
謝謝你帶給我了許多歡樂,開啟了我的無限腦洞,
讓我交到了很好的朋友。
多害怕這是一場夢,但只有夢,才能這般美好。
一年過了,長了一歲,更懂事更成熟的黃少天該出現了,生日快樂,我的小宇宙—黃少天。